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媒体:今天的美国极有可能将战火再次烧到我们家门口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

70年前的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响了抗美援朝的第一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九个月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7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一次回顾抗美援朝之战,去再次弘扬抗美援朝精神,是因为今天的形势和1950年有诸多相似之处。

我们之所以能打赢朝鲜战争,是因为我们1949年前就已然建立了一个团结人民的政权。在解放战争决战前夕的1948年,解放区里已经通过“土改”解放了生产力,为日后的人民政权奠定了经济基础。以解放战争的重要战场——东北战场为例。中共中央东北局先后在南北满的东北农村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运动,贯彻落实《中国土地法大纲》等文件,领导东北地区的农民群众开展土地改革运动。东北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调动了农民参加农业生产的积极性,解放了基础促进了东北解放区农业生产力的发展。许多地方的生产力被解放,富余的劳动力就投入解放战争当中。

此外土改还有巨大的政治作用,在“保家保田”的响亮口号下,团结起来的解放区居民将自己优秀的子弟送往东北野战军参军,许多地方的参军比率甚至达到了6%——这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极高的动员效率。

有了庞大的人力,解放区还需要现代化的财政手段去供养这支军队。解放区通过土地改革,消灭了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建立了基层党委。我们人民政权,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一杆子捅到底”,将政策推行到村里。

同时,全国各个解放区的中央机构史无前例地可以从基层直接征税,空前提高了财政水平。此外,在掀翻了三座大山以后,我们不仅空前解放了生产力,粮食丰收、粮本位货币稳定、物流顺畅、市场活跃、关税自主等情况进一步增加了各个解放区的税收。1948年,光是东北局的财政收入已经达到了200亿斤小米,同期整个国民政府控制的3亿人口,其财政税收也只有9000万美元,折合当时的物价的话,只有东北局的八分之一。和国民党当局比,我们财政使用效率极高,在东北地区,平均18名农民就能供养一名军人。

庞大的人力和丰富的财政帮助解放区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全国性的动员体制,源源不断的新兵充实了全国各地的解放军兵源,至1948年年初,冬季攻势结束以后,我东北野战军已经建立起12个纵队98万人的庞大军队。而与此同时,其他几个野战军也在大量征兵建立正规军纵队,同时大量歼灭国民党军。三十八军军歌所唱的“劳动人民上战场,复仇见本领”,就是对这一场景的如实反应。日后我们在朝鲜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完善的组织能力,也是在这时建立的。整个东北人口,贡献了多达165万名军人参军。而随后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我们也只是先后动员了全国190万兵员。

除了财政,我们的解放军,也在战争中学习了现代战争,利用手头的一切资源,缴获国民党和日伪机器技术兵器,改造培养使用兵器的特种兵,建立起了一支重视技术兵器的现代化军队。1948年,以东北野战军为例,我军已经建立了3个预备役炮兵师,后变为3个炮纵队。各个纵队已经直辖炮兵团、师有炮兵营,全东北野战军共有炮连275个,火炮4518门。除了庞大的火炮编队以外,我们的装甲兵、工程兵、后勤部门也在持续两年的战争中建立了起来,我军初步成为一支诸兵种合成化军队。

同时,一批东北军区下辖的军校,比如老航校、高炮学校、东北药科学校等,也建立了起来,开始进行人才建设,为日后的正规化建设与抗美援朝战场提供数十万名技术兵种组成得到新鲜血液。

东北坦克修理大队修理战车

特种兵建设如火如荼,全国各地也逐渐吸纳旧的资产阶级工业、日伪工业,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军工厂。1946年,东北局成立建新公司,以生产、复装炮弹子弹用于军需。裕华工厂始建于1947年5月,厂址位于原日伪经营的三合板工厂旧址,主要承担炮弹总装任务。宏昌工厂始建于1947年6月初,由日本人留下的一个采石机修所改建而成,主要承担炮弹引信的研制、生产任务。1947年7月1日,旅大地委从苏军手中接管了满洲化学工厂、大华制钢厂、进和铁工厂、大连制罐厂等4家工厂。同在1947年,东北战车团以少数技术工人,建立了一个专门负责坦克、装甲车和汽车拼接和修理的简陋修理工厂。动员起来的工人农民,唱着歌,推着车,将蒋家王朝推下了海。司令员粟裕在总结淮海战役胜利原因时也曾说:“华东战场特别是淮海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华东民工的小推车和大连制造的大炮弹。”

经过解放战争长达3年的改造,解放区的人力物力财力,已经远非反动的国统区可以比拟,我们也在1949年头几个月歼灭了国民党的军事集团,渡过了长江天险,迎接了国家的新生。

尽管如此,但回到1949年,我们彼时在经济上,还是有很多的困难。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但我们新生的人民政权已经基本实现了统一,全国上下一盘棋。但彼时由于战争尚未结束等原因,货币超发,市场有通货膨胀、非解放区失业情况严重,而农业收成不好也影响了粮食本位经济的基本盘。

尽管我们通过经济改革,有效提高了税收和财政使用效率,但彼时还在战火之中的新中国却面临严重的收支不足问题。资料显示,1949年全国全年财政收入为303亿斤小米,折合人民币62.17亿元,美元11亿(推算),是国民党全盛时期(1946年)的四倍,但我国当年财政支出为576亿斤小米,财政赤字为273亿斤小米。

收拾烂摊子,就是对那个时期财政最好的写照

根据1949年的预想,我们本来计划,在全国大部分都解放以后,要一边进行工业化、一边进行国防现代化。1949年,我们开始进行精简整编,裁军复员100万人进行建设、将军区的学校划分给中央的部门。同时整合新建军事工业和正规化建设,初步建设海军、空军、特种兵。按照原定的计划,我们应该是在1950年建立起正规化编制,成立新的部门、将原来的野战军军政分离为军区、军,兵组建特种技术分队。如果没有6·25战争,人民政府和人民军队可以在几年之内建立起一支现代化水平的国防军。

第一战车学校,隶属于东北军区,是在1950年8月才成立的

不过,美国人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6·25战争爆发以后,美国很快就出兵朝鲜,7月2日美军在釜山登陆,9月15日,麦克阿瑟发起仁川登陆、朝鲜主力被围歼。9月29日,:“联合国军”率先越过三八线,兵峰直指鸭绿江,肆意炸射我边民,对我国造成了严重的国防威胁。正如彭德怀事后回忆的那样“……美军一越过三八线,我就知道抗美援朝不得不打”。对于新成立的共和国来讲,1950年,我们需要依靠1949年的基础来打一场“境外卫国战争”,而我们的对手则是全球最强大的霸权主义国家。

对于当时的中国而言,在经济上,我们就难以支持一场现代化的战争。本来尽管我们在1949年有赤字,但由于我们货币超发有限,军事行动减少,市场相对稳定,赤字问题也有望在1950年得到解决。毛主席也在1950年的《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说,“……土地改革已经完成,社会秩序已经安定,经济建设工作已经开始走上轨道”。如果彼时的中国进入朝鲜,开启一场数十万人(事实上动员了190万人)的战争,无疑会将解放后的经济进程拖后几年。

此外,朝鲜战争爆发的时候,我国直接继承了民国时期的军工产业,这些落后工厂无法满足国防军需的需要。根据统计,1949年,我们人民兵工拥有94个工厂,接管了68个工厂,合并转移以后,保留了47个工厂,设备3万余台,职工九万人。就以坦克工业为例,我国在建国初期,尽可能地改造国民党治下的大小工厂,以建立坦克制配厂、修理厂。1950年年初,我国接收北京长辛店铁路南厂制配厂,这是我国首个坦克修理专厂,同时我国拿吉林省的暖气材料厂改造了一个坦克修理厂。

这些由暖气厂、铁路配件厂改制而来的军工业,配上东北地区的日伪残留工业,就是建国初期我们的全部家当了。即便我们解放了广大的工人阶级投入到革命生产中,但我们和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的鸿沟巨大,或者说我们根本没有对比的资格。

不过,虽然我们的军工业相对落后,但在我国已经初步建立全国政权,初步构建社会主义生产体系的1950年,我国的军工业已经能“上下一股绳”,统一协调生产。毛泽东1949年说:“它有它的原子弹,我有我的手榴弹,我相信我的手榴弹会战胜它的原子弹,它无非是个纸老虎”。毛主席说这话是有底气的,因为我们的手榴弹、子弹、乃至山炮弹是能实现大批量生产的。在一年前,就是全国各地的粗糙的军工厂,生产了数十万发日制和美制的山炮弹、榴炮弹、迫击炮弹和数亿发子弹,仅建新公司其一年的产能,已远远超过国民党抗战八年的产能总和。此外,由于这支初出茅庐的军事工业存在,我们的武器装备、军事物资供应可以在战争中得到改善。这给了我们“全国动员,打击侵略、改善装备”的工业底气。

我们初创的兵器工业,很快就为部队提供了急需的反坦克兵器 图源:当代中国兵器工业

而在财政上,各地的收支在战争结束以后迅速趋于平衡,解放区的经济建设工作步入正规,解放生产力带来的物资增加也帮助我们有了组织一场局部战争的底气。毕竟,在长达22年的革命战争中,我们也一直是一边打仗,一边组织经济建设的。

而在军事斗争准备上,从朝鲜爆发战事开始,全国就开始建军备战。各地一边在准备战争武器物资,整编备战,一边在成立新的技术兵种应对可能爆发的高科技战争。东北军区的高炮师是1950年2月才成立的,航空兵司令部是7月才独立的,其他的军种、后勤部门,一部分是在1950年10月前成立的,一部分是在开战以后才成立的。此外,各地开始齐整编制,抢修枪支火炮,练兵备战,数百万有经验的革命战士优秀的技战术素养得以在解放战争后继续保持。同时各个军区也组织部队进行反美诉苦,保家卫国教育,提高了部队旺盛的士气。

我们在经济上远不如美国,我们在财政上远不如美国。但在1950年10月,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新中国的开国元勋在权衡我们的优势和劣势以后,在1950年10月5日达成一致,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战略决策。

东北边防军在动员中提到的几点,也是我国当年“人民团结起来”的一种体现

后面的故事我们也知道了。10月25日,我们在朝鲜战场打赢了第一仗。随后一年时间里,我们初出茅庐的人民军队,用一系列军事胜利将“联合国军”赶回三八线。人民军队在这场战争中学习战争,完成了现代化、正规化的改造。我们利用财政总额33%左右的军费支出,采购了60个苏制陆军师、30个苏制空军师的装备,实现了由单一军种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转变,极大促进了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并实现了对不可一世的“联合国军”的力量均势。

美军在三八线以北,损失了大量技术装备,这是中国人民的翻身之仗

我们在抗美援朝的过程中,完成了剿匪、三反五反、土地改革等一系列举世瞩目的政治经济建设。1952年8月4日,毛泽东在政协会议上发表讲话,曾明确提到:“去年抗美援朝战争的费用,和国内建设的费用大体相等,一半一半。今年不同,战争费用估计只要用去年的一半。现在我们的部队减少了,但是装备加强了。”

到1953年,我们的志愿军在取得“金城战役”这一多兵种联合作战胜利以后停战。那时候的人民军队,已经是一支由1400辆苏式坦克、3000架各型飞机组成的庞大现代化军队。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必胜之战”,这场战争的结果,从1949年,或者说1921年以后,就必然注定了。

1949年,我们新生的国家固然是一穷二白的,但我们人民政权的组织架构是科学而又先进的。我国将广大人民群众组织了起来,解放了生产力;有完善科学的组织能力和稳定的财政能力;初步组织起了一支重视技术装备和人才培养的现代化诸兵种合成军队;建立起了全国统筹的军事工业;这是地球上新生且强大的革命力量,以至于让我们这样一个长期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弱国,可以在建国一年之后就敢于跨过鸭绿江,对抗拥有核武器的、号称世界第一大国的美国及以其为首的联军。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60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坚强的领导下,中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历史巨变。不管是我们的国力,还是我们的军力,已经与昔日的强敌日渐缩小。同时,动荡的2020年,我们向自己和世界证明,我们依然和1950年一样,是一群团结且不可战胜的人民。尽管如此,如今的我们,也和1950年我们的祖辈一样,面临来自强敌的严峻的军事斗争准备和敌我物质条件上的客观差距,面临着随时要决定“过不过鸭绿江”的重大战略决策。

当前,我们进入了新的军事建设周期,在去年的建国70周年阅兵中,我国展示了大量下一代战场系统。很多新一代,或者说第四代的战场系统已经开始列装部队。这些军工业“厚积薄发”20多年研发出来的新一代战场系统,有些甚至是强敌在短时间内也难以企及的。除了武器装备稳步推进列装以外,我军也完成了“军改”,建立起适合未来信息化战争的上层架构,并且推进“脖子以下”的体制编制改革。但在很多领域,我们也是刚刚开始。

今天的形势与1950年的形势,冥冥中有诸多相似之处

今天的形势和1950年有诸多相似之处。如果1950年没有爆发朝鲜战争,我们可以更早地稳定财政,整顿军备,在几年之内建立起一支现代化水平的国防军,震慑域外之敌。但美国人没有给我们这个准备的时间,他们在新中国成立一年后就越过了三八线直逼鸭绿江。同样,今天的我们,如果还能继续抓住“战略机遇期”,在未来几年扎实推进军事建设,也能在地区构建起对我国有利的态势。今天的美国人,也有极大的可能在我们完成军事斗争准备之前,同1950年一样,就将战火再一次烧到我们家门口。那么,如果军事斗争没有准备好,我们今天还“过不过鸭绿江”?我想70年前,我们的祖辈和开国元勋们已经给出了答案。

今天“鸭绿江”不再是一个地理概念

毛主席总结的好,“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男午夜电影在线_午夜宅男软件推荐_宅男午夜动漫网 » 媒体:今天的美国极有可能将战火再次烧到我们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