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倒立者支付宝:迎接资本市场的丰收时,创业初衷是否依然?

当曾经最离经叛道的颠覆者,如今已经成为世界级巨头,并即将迎接资本市场的丰收时,那原本热衷于挑战行业常识的创业初衷是否依然?

作者:沈威风

原标题:倒立者支付宝

一位17年前就曾经与马云探讨过“倒立理论”,见识了支付宝在痛骂与焦灼中成长历程的前财经记者,在这个巨头即将上市的前夜,写下了这些帮助外界鉴别其来路,也希翼支付宝自体勿忘初心的文字。

那的确是中国互联网无法遗忘的精彩年轮,作为一段浩瀚磅礴断代史的精彩脚注,也应当起到其应有的作用,这亦是虎嗅推荐之由。

1

今天,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集团,就要正式进入上市倒计时,投资者可以开始打新申购了。作为全球最大的IPO,这可能不仅是支付宝的高光时刻,也算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次高光时刻了,毕竟,这样的时刻以前大多发生在美国纽约。

谈到支付宝,让我想起了17年前,和马云讨论过的一个词,“倒立”。

那一年,淘宝刚刚成立,当时我还是一名财经记者,那会儿采访马云不难,当时的马云,给人的印象是风风火火,特立独行,爱说大话,这样的采访对象,没有记者不喜欢,因为他敢说,敢怼,说出来的话,直接能当标题用,还不用担心没争议没讨论。

有一次,马云和我说,最近他很喜欢倒立,“当你倒立起来,血液涌进大脑,看世界的角度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想问题,也就能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初听,觉得有些神神叨叨。

三年后,淘宝崛起,干翻了被认为不可战胜的电商巨头eBay,自己的市场份额从0上升到72%,对手则由90%下降到不足20%,成为互联网商战史上的一段传奇。

因缘际会,我当时应吴晓波老师之邀,要通过一本书,回溯这场经典商战,取书名的时候,我想到了马云说的“倒立”:

eBay采取收费模式?淘宝推出免费模式;

eBay认为买卖双方无交流更高效?淘宝推出旺旺;

eBay让买家先付款?淘宝推出支付宝担保交易,买家不确认收货,支付宝就不把钱给卖家。

所有环节,反其道而行之,你支持的我统统反对,你反对的我统统支持。

这时,我开始理解马云为何钟情倒立,理解“换一个视角看世界,为人所不能为、不敢为的事儿”,于一家企业的意义。

2

把话题回到支付宝身上。

如今的马云基本已经不介入支付宝日常的经营管理,不过在2009、10年的时候,支付宝的战略方向,许多还是马云在把关。有两个当时的视频,如今流传颇广。

一个视频是2009年的,刚刚成立的阿里金融来和马云汇报发展规划。现任蚂蚁集团CEO胡晓明是这支二三十人小团队的leader,胡晓明每次回忆这场会议时都说,“这是我在阿里这么多年来,被批评得最惨的一次”。

胡晓明为什么被说,大概就在于当时的他,“没倒立”。

汇报一开始,胡晓明说,说团队梦想是要拿诺贝尔奖,原因是,当时尤努斯因创办格莱珉银行,解决贫困人口的贷款难题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阿里金融也希望改变中国小微企业借钱无门的困境。

但很快,马云看到具体方案后,给了他们当头一棒,“诺贝尔奖?你要是放几百万的贷款,还谈什么诺贝尔,如果能解决一二十万,三五万的贷款难题,诺贝尔还有那么点可能,因为那才是无解的难题。”

当时刚担任阿里云总裁的王坚接着说,“对,这就像直升机,国内有个误解,以为直升机是飞机的一种,其实不是,直升机和飞机技术原理完全不同,只是看上去都能飞而已。我们得做直升机,不比谁飞得高,而是比谁飞得低,专业名词叫树稍高飞行。”

直升机和飞机是个妙喻,在今年的外滩大会上,王坚和胡晓明还回忆起这段往昔,还觉得,如何理解金融科技和金融的区别,大体便是如此。

这次会议上的激辩,让胡晓明获益匪浅,阿里金融发展的早期,几乎每一条举措都带着强烈的“倒立”印记。

贷款一定要抵押么?不,无抵押。

贷款一定要见面么?不,走线上。

贷款一定要固定期限么?不,随借随还。

贷款一定就只能做大额?不,1块钱也行。

在当时看来再正常不过的几条“金融常识”,都被反了过来。

这次倒立对国内数字金融的发展,影响深远。因为金融的二八原则也第一次被反了过来,从服务20%的头部人群,变成服务80%的长尾人群。

中国的小买卖人,自古借钱必须走关系、卖人情、托熟人,民间借贷市场混乱,不见于阳光,直到数字金融出现后,他们开始拥有一个体面的融资渠道。

3

另一则同样传播很广的视频,是2010年,支付宝年会,马云冲着台下的上千名支付宝员工发了通火。

他说2009年的支付宝让他很失望。尽管团队很努力,也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马云说,那根本不是他想看到的,也不是客户要的。

马云的批评并非凭空。在那场年会前,一个叫阿莲的用户,把支付宝结结实实怼了一通,在双11,为了买本儿童相册,她付钱时,又是U盾,又是电子口令卡,要走完7个步骤,结果走完了,钱还没付出去。阿莲郁闷得不行,打电话给客服,骂道,“我但凡有别的选择,绝对不会选择用支付宝”。

在马云看来,那一年的支付宝畏手畏脚,“我们自己把自己很多路给封起来,这个不能干,这个不能干,这要犯错误,这个体验你说好得起来吗?”

马云的话说得很重,几乎是强行把支付宝头朝上脚朝下地给拎了起来。

那次之后,支付宝自上而下地有一些变化,颇有点解放思想的感觉,随后一年,支付宝干掉了U盾,发明了快捷支付,支付宝成功率从60%升到95%,那位叫阿莲的用户,或许不会想到,支付宝有一间会议室,便取名叫“听阿莲的”,以用来提醒自己当年的迷失。

干掉U盾也成为移动支付发展的关键一步,很难想象,如果手机支付需要插拔U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再往后,支付宝相继发明反向扫码技术、双离线支付技术,中国的移动支付开始走上快车道,成为一项中国特色,以及移动电商、O2O、游戏等各类互联网模式的基础设施,使其得以完成商业闭环。

4

“倒立”难么,说难不难,说易不易。

尝试过“倒立”的人都知道,比技巧、力量更难的,其实是怎么鼓起勇气,克服心理难关。

创业时期,为了“倒立”得彻底,时任参谋长的曾鸣就提议,阿里金融不准做100万以上的贷款,一笔都不准,原因是他担心大家走着走着,就会走回容易走的行业老路,迷失初心。

类似的事情在淘宝时代也如出一辙,在创立淘宝网时,马云给孙彤宇唯一提的硬杠杠,就是3年之内不准盈利。

在《倒立者赢》那本书中,马云曾经在给书作序时,这样总结阿里的模式:阿里巴巴在路上发现小金子,如果不断捡起来,身上装满的时候就会走不动,永远到不了金矿的山顶;正确的做法是,不管小金子直奔山顶。

当然,这话知易行难。

2016年,支付宝和微信的战争陷入焦灼,支付宝发明技术,微信却后发制人,这让团队焦虑与困惑,创新有无价值?

于是,支付宝也尝试去“抄”微信,做社交,但悲催的是,微信「抄」自己的支付抄得风生水起,但支付宝抄微信的社交,却一地鸡毛,用户完全不买账。

很久没出现在支付宝的马云,有一天突然去了支付宝,把支付宝的中高层(P9及以上的)召集起来开会。那场会上,马云毫不避讳支付宝与微信的竞争,对这场巅峰对决,他的定义是:“输了肯定是行业老二,赢了也未必是江湖第一”。

商业输赢,原非目标。2017年开始,支付宝官方宣布放弃社交,回归支付和生活服务,重新回到了与自己较劲,逼自己创新的路上,并且逐渐从后来的五福、蚂蚁森林、相互宝、收钱码、花呗等产品上找回了自己区别于腾讯的发展道路。

5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从商业上说,未必行不通,但总要有人做“前人”。

在尝试小微企业贷款的初期,阿里金融的不良率曾一度高企至10%;在决定支付被盗全赔的时候,当时还没盈利的支付宝一个礼拜就赔出了1000多万,赔到手抖;如果没有倒逼出技术,让损失降下来,如果二维码支付技术像声波支付一样夭折,那么先驱和先烈之间,也不过是一线之隔。

倒立者未必成功。不得不说,支付宝是幸运的,市场还是给予了这位创新者创新的回报。

支付宝的发展之路,和淘宝不尽相同,但骨子里的发展理念相似度很高。支付宝出生时,眼前并没有一个像eBay这样的巨头,但是,支付宝同样有要挑战的巨头,这个巨头,叫金融常识。

请注意,我说的不是银行。因为事实上,今天的银行也在采用这些当时看来,反金融常识的做法。什么是常识,很多时候,就是约定俗成的做法,所有人都觉得正常、合理的东西。

许多成功的企业,尤其是创造了新市场,影响了社会发展的企业,都是极具倒立精神的企业,具备逆向思维,愿意做当下没人敢做、没人愿意做、不看好的事情。

在乔布斯之前,没人觉得手机键盘不对,应该用触摸屏;在马斯克之前,谁又会真心觉得,电动车可以替代汽油车呢?马云对倒立的喜爱,也正是在于他觉得,这个运动,能完美地把这种企业家精神具像化。

6

很多年来,我印象最深的一句马云的话:“公司不要越做越大,我希望我的公司能越做越小。

我不解地追问,公司怎么越做越小?

马云回答说,梦想越大,公司就越小。

我当时哑然失笑,心想,这真是马氏风格的诡辩术……

如今想,支付宝所有的明星产品,的确皆在于“小”,社会变迁从来没有一蹴而就,多始于微小而美好的改变。

11月5号,蚂蚁集团的敲钟仪式,不知道会是怎样?如果是我来设计,就让蚂蚁集团的历代高管,邵晓峰、彭蕾、胡晓明、井贤栋一起上台玩倒立。(玩笑话)

不过,我确实希冀,这家一路倒立的企业,在发展到今天的体量之后,未来依然能保持“倒立精神”。这并不容易。支付宝已然获得巨大成功,当自己的成功之举已经成为行业规范,要继续倒立的支付宝,是需要倒过来看自己,挑战自己,这可能比倒过来看世界还要困难。

但愿,它能继续,身如芥子,心怀须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男午夜电影在线_午夜宅男软件推荐_宅男午夜动漫网 » 倒立者支付宝:迎接资本市场的丰收时,创业初衷是否依然?